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高杭 秦佳丽:打造世界重要教育中心

时间:2023-10-11 浏览:525 编辑:小瑞 来源:None

整合世界一流、堪当重任的创新人才和视角多元、结构合理的创新团队,不但有助于推动前沿交叉学科研究和“大科学”工程,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科技创新竞争中占据优势,而且有助于汇聚不同领域富有真才实学的“大先生”,拓展高等教育内容的深度和广度,提升高等教育质量,培养更优秀的人才。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立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作出了“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的重要论断,作出了统筹推进教育强国、科技强国、人才强国建设的战略谋划。5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建设教育强国,龙头是高等教育”,并指出,“完善教育对外开放战略策略,统筹做好‘引进来’和‘走出去’两篇大文章,有效利用世界一流教育资源和创新要素,使我国成为具有强大影响力的世界重要教育中心”。世界重要教育中心的重要论断,与2021年9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人才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加快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相互呼应,构建起了统筹推动教育中心、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一体化建设的发展格局,是对党的二十大报告教育、科技、人才“三位一体”统筹部署的推进,具有重大的理论与实践意义,也对高等教育发展提出了新的时代要求。

01 统筹推进世界重要教育中心、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一体化建设,是对全球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

世界重要教育中心是一个中国特色的政策表述,国际通用的政策概念是“国际教育中心”,也称国际教育枢纽,其作用为,特定国家或地区以提升高等教育质量、增强国际影响力和知识经济竞争力为目标,通过战略规划有策略、有步骤地汇聚本地和国际各教育活动主体(学生、学者、大学、研究中心)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工商业实体、政府组织、非营利机构等),整体性地开展教育培训、知识生产与科技创新活动。其外在表现为,人才、知识、产业等重要创新要素的空间集聚,也体现出教育中心和人才中心、创新高地三者间所具有的内在联系。

统筹推进教育中心、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一体化建设源于对全球创新规律的深刻把握。自16世纪以来,全球范围内出现了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五个世界公认的科学中心。值得注意的是,与世界科学中心的转移相伴的,是世界人才中心与高等教育中心的转移,且三者在发生时序与变迁路径上呈现出高度一致。这一现象充分表明,教育中心、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三者之间相互依存、相互促进,是一个耦合互嵌、共融互生的统一体。

一方面,具有卓越国际声望和顶尖教育质量的一流大学和科研院所能够吸引世界范围内的专家学者与青年学生从教和深造,有条件成为国际化、创新型和复合型人才培养的“温床”,具备产出高水平的科学研究成果的巨大潜力,能够为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建设提供源源不竭的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

另一方面,世界一流科技创新企业集聚所释放的蓬勃创新活力与营造的良好创新环境,为各领域、各类型、各层次人才提供了施展才华、实现价值的广阔舞台,为一流高校发挥社会服务职能、服务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产学研用深度融合提供了社会场域,为引领世界范围内高等教育的革命性变革提供了技术支持,提升了人才培养质量和效益。

此外,整合世界一流、堪当重任的创新人才和视角多元、结构合理的创新团队,不但有助于推动前沿交叉学科研究和“大科学”工程,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科技创新竞争中占据优势,而且有助于汇聚不同领域富有真才实学的“大先生”,拓展高等教育内容的深度和广度,提升高等教育质量,培养更优秀的人才。

02 打造世界重要教育中心是发展高等教育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力的战略举措,也是我国深化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政策选择

打造世界重要教育中心不仅是指教育要素与创新要素实现空间集聚与协同联动的良好状态,还是指为了实现上述目标所实施的政策干预过程。伴随着国际交往与知识经济变革的逐步深入,高等教育因其在国际经济、政治与文化领域扮演的关键作用,日益被视作一个国家或地区综合实力与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支柱。马来西亚、新加坡、阿联酋、卡塔尔等多个高等教育后发国家和地区将打造区域教育中心作为形塑自身国际高等教育竞争和知识经济竞争优势,支撑自身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着力点,结合自身区位优势与文化特点相继启动了建设教育中心的积极探索。实践中,它们将吸引世界一流高校和创新主体入驻,与拓宽国际学生学习和工作机会相结合,不仅提升了本地高等教育质量与国际化水平,也增强了国际专业人才的储备,提升了本地创新活力与能力,对于实现自身在经济、政治和文化等方面的发展目标发挥了重要的引领、推动作用。

进入新时代,我国持续推进高水平教育对外开放,加快构建全方位教育对外开放新格局,将完善国际高等教育治理、促进区域创新能力建设、优化国内高等教育院校与学科布局等多重目标统筹谋划,打出政策“组合拳”。例如,2019年6月,教育部、海南省印发的《关于支持海南深化教育改革开放实施方案》提出,“创建国际教育创新岛。建立国家教育创新发展试验区,健全开放办学新机制”,“打造‘留学海南’品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教育新航标”。2020年,教育部、广东省印发《推进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合作发展规划》。2021年,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提出在西北、西南、中部三大区域分别布局建设高等教育创新综合平台,共建共享优质教育、科研和人才资源。上述发展愿景与政策实践同打造世界重要教育中心这一目标高度契合,并为这一目标的实现奠定了坚实基础。

03 打造世界重要教育中心既要借鉴域外国家和地区的成功经验,也要体现中国智慧,提出中国方案

面向未来,我们需要深入了解域外多国或地区推行的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举措,充分吸取成功经验,推动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实现在核心理念、结构形态和实践逻辑三个方面的超越与创新。

一方面,要深入了解域外多国或地区推行的教育中心建设的具体举措,充分吸取其在实践中形成的成功经验。一是要利用本土优势,谋求特色发展。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不是对教育资源的粗放式集聚,而是基于本土优势和社会需求,发展区域特色,避免重复建设与零和博弈。二是要明确各方责任,推进跨部门合作。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是一项参与主体众多、牵涉领域甚广的复杂系统工程,涉及教育、民政、商务、财政、规划、外交等多个关联部门,需要明确各个部门间责任分工,加强跨部门的密切合作,形成政策合力。三是要明确准入标准,强化监测评估,完善质量保障与资质认证,实现内涵式、可持续发展。

另一方面,应推动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实现在核心理念、结构形态和实践逻辑三个方面的创新与超越。一是要创新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核心理念。我国的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应在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指导下,将为本地经济社会发展培养优秀人才与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发展培养优秀人才统一起来,变人才争夺的“角斗场”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相关人才的“蓄水池”。二是要创新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结构形态。应充分发挥我国地理与文化多样性优势,面向不同战略方向打造覆盖不同教育类型的国内教育子中心体系。同时,支持我国部分优质高等教育院校与境外优质高等教育院校共同打造若干域外区域高等教育中心,着力构建域内域外协同、专业特色鲜明、功能定位合理的世界重要教育中心体系,为完善国际高等教育治理,提升广大发展中国家国际教育治理话语权提供平台。三是要创新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实践逻辑。世界重要教育中心建设应重点推进以重大项目为引领、以产能合作为导向的教育合作,培养适合当地产业发展需要的人才,提升留学生服务本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意愿,为进一步加强我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务实合作培育人才,实现中国教育的理念、师资、课程和模式“走出去”与中国制造产品、服务和标准“走出去”相互促进、相辅相成,实现高等教育同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充分发挥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中的积极作用。

(作者单位系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高杭系该院副教授、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项目[22XNA014]成果)

来源:2023年09月21日 星期四  中国教育报
作者:高杭 秦佳丽
网址: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23-09/21/content_629225.htm?div=-1